白塔瓶装琼花露



维持着花,世界上没有同类

琼花以叶茂花繁茂、洁白而闻名于世,自古以来就有维持花,世界上没有同类的美称。

琼花是古城扬州的象征,据《维扬志》报道,历史发展到宋代,扬州有品牌酒琼花露,采琼花中露为液,取平山堂大明寺泉水酿酒,因此命名琼花露,其味道非常美丽,当时非常有名,在扬州喝的是琼花露宋人周密着作的《武林旧事宋诗中》记载道:琼花酿造味道甜美,在全国闻名。宋代文豪贡奎在《扬州琼花集》中称赞琼花酿造,维持城市的花名酒,但是酒盛开的时候。笑东风八仙处,月轮空挂最高枝。元代翰林学士王云曾写过琼花露酒歌酒是齐酿法,曲生玉粒听自然。

元代诗人萨都刺扬州琼花露也有爱情,扬州酒力四十里,睡瓜洲开始渡江,在舟子里喝酒,喝琼花露,美丽地做扬州梦,恋爱告别古城。

到了明代,琼花酿造的名声更高,明代大画家唐伯虎写诗赞叹喝琼花酿造,景色渺茫,看秋光。

扬州五泉酒厂位于大明寺脚下,大明寺位于扬州西北蜀冈之上,千年古刹,寺泉水甜美,久负盛名,唐代张又在《煎茶水记》中说:刘伯哺是水的宜饮者有七,扬子江水第&mdash&hellip…扬州大明寺井水第五&hellip…从那以后,这个井被称为天下第五泉,扬州五泉酒厂的名字也在这里吧。欧阳修也为此作过泉作《大明寺泉水记》,赞扬大明寺泉水美哉!苏东坡在在回宜兴留题竹西寺三首中诗咏赞:寻找蜀冈新井水,必须带着乡下品尝江东。

1980年,扬州五泉酒厂根据地方志和史籍相关资料,发掘古代酿造术,恢复宋代传统处方,改进,使这种历史名酒新生。水是酒的血,曲是酒的灵魂,现在五泉酒厂以大明寺五泉水为酿酒水,加上当地优质原料,加上精良技术酿造的浓香型优质五泉大曲是酒基,加上灵芝、蜂蜜、蜂王浆、枸杞、芍药等珍贵补品,精心酿造琼花露酒,酒色如琥珀

琼花露酒一上市,不仅在全国畅销,在日本、菲律宾、新加坡等国家也很受欢迎。中国香港《晶报》于1981年5月14日载文赞琼花露具有色泽柔和、味醇可口、灵芝奇香的特色,有健胃强身、延年益寿的奇效。国内也获得了多次大奖,1981年获得江苏省四新产品奖,1982年获得地区优质酒称号,1984年成为省优质产品。其名声似乎胜过宋代琼花露。

无论现在琼花露酒是利用地方特色的花卉琼花雅名,还是利用古代琼花露酒有神话传说的颜色,都是优质的酒、文化的酒、怀旧的酒。

不喝琼花露,与扬州

我收藏的扬州五泉酒厂上世纪80年代生产的琼花露老酒不同,其包装具有浓厚的扬州地方文化色彩,其瓶形模仿扬州瘦西湖白塔,扬州瘦西湖白塔据载清干隆四十九年(公元1784年)介绍,干隆皇帝第六次乘船访问扬州瘦西湖,船到五亭桥畔,从水上看到五亭桥一带的景色,突然遗憾地对扬州的陪同官说:这里像北海琼岛春阴一样多,遗憾的是白塔不够。说话者无意中听到听者的意图,第二天早上,干隆皇帝开轩一看,看到五亭桥旁的白塔耸立着,好像从天而降,旁边的宦官急忙跪下来说:盐商大贾,为了弥补圣上游西湖的遗憾,连夜赶到了。据说是财大气粗,扬州八大盐商之首的江春,当时花了十万两银行贿赂干隆,画了北海白塔的图案,一夜之间,以盐包为基础,以纸包为表面形成的白塔。虽然只能远视,不能近视,但干隆感慨地说:人道扬州盐商富甲天下,还是名副其实。


当然这只是野史记载,为扬州瘦西湖白塔的建设增添了文化。事实上,《扬州画芳录》记载了两淮八大盐商之首江春集模仿北京北海白塔,建造了旧塔基。但是,其型制与北京北海白塔大不相同,北海白塔是寺庙塔,肚子细,高35.9米,下面是高砖台,塔是折角式的须弥座。扬州瘦西湖白塔教寺院的塔制,瘦西湖只是装饰,是园林塔,扬州的建筑物又柔软又长,所以取其形式,改变脸。一是降低高度,扬州白塔只有27.5米,二是外形轮廓线美丽,身体缩小,其相轮(十三层)也比北海塔瘦,扬州塔形似花瓶三是发挥砖雕特长,塔都是砖雕束腰须弥座和金刚圈,座位是八面四角,每面三个地板底层为方形台基,周围有栏。前置的小台,台北和两侧都可以建楼梯,登上人。

塔体南面设置眼睛门,内置佛龛形如古瓶,内置白衣大师像的东、西、北三面设置砖雕假门的四个侧面凸雕碑形,书佛教假语。八个角落作为重层塔。塔上出现了三层砖檐,檐角是铜铎。屋檐上的塔座覆盖着钵形圆肚,十三天相轮。刹车顶置六角形宝盖,角悬风铃,托付铜葫芦塔顶。这座塔的下部是一个密檐塔型,上部是一个独特的中国辽塔形状。素有金峰平挂西天月,玉柱什擎北塞云的名声。

这种琼花露老酒,容量500ml,瓶高27.5厘米,最宽9厘米,瘦西湖白塔形同比缩小1:100,瓶盖在圆形宝盖上托铜葫芦塔顶,巧妙地隐藏瓶口。酒标、颈标、挂标都是纸标,古朴典雅,酒类信息齐全,有1980年代的印记,可以说是名酒、名塔共同制作琼花露酒。来瘦西湖旅行,不爬白塔绝对很遗憾,不吃淮扬菜,不喝琼花露酒,好像没去过扬州。

(作者系中外酒器文化协会副主席、江苏省酒器文化联谊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、江苏省收藏家协会酒茶艺文化收藏委员会副秘书长、九州华棠酒器文化博物馆执行馆长)

免责声明: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、暗示和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(内容、图片等),请及时联系本站,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。

为您推荐